小奕

太喜歡想太多只好發洩在人物思緒中、太喜歡冷cp只好自己下海產糧、太喜歡半途而廢只能期待這裡不會有這樣的自己。
歡迎來搭訕我XD

[Minewt]五次Minho拒絕了Newt,一次他沒有-5


*努力撒糖,但不知道第一章的自己怎麼敢認為我有很多糖
*逼近故事尾聲
*給我給我給我評論




五次Minho拒絕了Newt,一次他沒有
Chapter 5




「你想談談嗎?」Newt的聲音在很近的地方響起

「不⋯」Minho掙扎著,他知道自己是個有些自我中心甚至不太在意他人心情的人,很少有人能讓他意識到其他人的感受,


他記得母親聽到自己選擇走向職業球員生涯時的表情、記得前任情人尖叫著要求分手的表情、記得圍在場外紅著臉向自己告白的球迷的表情;但他不記得有哪一次,自己那麼在意那些強烈情緒背後的想法,


但當他回答了Newt之後-他沒敢看Newt的表情、還沒來得及感受到Newt的情緒- 他卻已經擔心Newt會為此受傷、甚至再也不走近他了「現在不要⋯」
他做出了當下所能有的最大努力、眼看著Newt的表情從擔憂皺眉到稍稍鬆了口氣-
Newt顯然接收到了他的努力。





他不覺得自己有辦法在任何人面前承認他的狀態不好。


他只想當最好的,他不想展現出自己的懦弱,他很努力建造的形象就是如此-一個堅強、強悍的領導者。


但在Newt面前坦承,卻是他現在最想做的-
他已經把Newt跟其他人劃分在不同位置了。








Minho在忽然聽到Newt平穩的呼吸時意識到他睡倒在自己身邊、意識到現在的時間是子夜、意識到自己已經在Newt家的沙發上坐了一會兒、意識到自己已經稍稍平復了下來。
他知道在離開球員更衣室的時候自己充滿了自責,他暫時不想回到宿舍面對自己的隊友;所以他放任自己的雙腿踏上地鐵、來到了Maze Cafè,看到昏暗的店面時才知道,原來自己想見到Newt。




就在剛剛,透過Newt的呼吸聲,他突然從一個看不到底的深井裡跳回了有其他人存在的世界,Newt大概是連接他與世界的彩虹橋*,Minho一瞬間被自己的想法逗樂了。

他伸手替Newt移了個稍微舒適的位置、蓋上毯子,然後終於從自責的情緒裏離開、反思這個晚上的一切。




Minho現在能憶起剛剛場上的每顆球、每次進攻、每個指令,他必須在場上有意識的看著球、想著每個人的位置和跑位、下達每個經過判斷的指令,他承認今天剛開始的幾個進攻有些急躁、他太想拿下分數了,所以有幾個傳球和跑位太過危險,太容易被鎖定擒抱(tackle)、太容易阻擋(block)*失敗,而全隊在面對宿敵時的氣氛也有些緊繃。

但,他應該要知道可以怎麼避免、可以怎樣改善、怎麼打破僵局,只是他沒有辦到,他沒有達成隊友的期待、教練團的期待和自己的期待,這才是他如此不甘心的原因。





他邊在腦海裏推演所有隊友的走位,邊想像著對方球員可能的跑動路線和己方球員能夠進行的回應。

他思考、想像,一如每個比賽結束後的自己。

這就是運動員,他們得在下一個球、下一次進攻、下一場比賽來臨前,無視上一個成敗,專注下一個。他們的心智無比堅定、他們有時固執地讓人難以理解、他們的生活規律無趣的不可思議,但正是他們的堅定、固執和平穩,讓他們面對與強敵的拉鋸和幾千幾萬人的注視時,依舊穩定發揮。




而一直到他終於能夠靜下來思考時,他才發現他剛剛把不甘和自責的情緒放得太大了,他竟然還逼著Newt來到自己面前、竟然還想著得到Newt不過問的全盤包容。


Minho驚訝於原來這才是他想做的,為什麼他會來到店裏、為什麼他撥了電話給Newt-除了見到他、他還想讓Newt知道自己的不完美。

Newt對自己失望也沒關係,他只是想要這麼做,然後獲得對方的回應。
一如Newt一直在做的那樣。







「Minho⋯?」
從洗手間踏出來時Minho就看到Newt睡眼矇矓地伸手摸向身旁的空位、嘴上呢喃著自己的名字

「我在。」Minho回答著,朝沙發上的Newt走去

他沒有忍住地伸手撫向Newt蓬鬆柔軟的金髮「我吵醒你了?」他輕輕地移動著手腕感受金髮的流竄、一面問到。

「沒有⋯」Newt瞇著眼蹭了蹭Minho下移到他臉頰的溫暖手掌,那手心現在有些乾燥,顯得掌繭的觸感更加明顯了。

Minho享受著這個片刻-在心底確認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後。




Newt突然睜眼抬頭看向Minho,打破了這份寧靜,似乎是這一刻才真的清醒過來
「嘿,我得讓你看看!」他掙扎著從沙發上起身,摸索著外套、伸手抓著Minho的臂膀就要往外走。

「什麼?」Minho對於氣氛的突然轉變還有些無法適應。

「我要你看看我喜歡這公寓的原因!你也會喜歡的!」








當Newt推開頂樓逃生梯的鐵門時,Minho突然猜到他們將要面對的是什麼東西。

Newt踏上頂樓平台,回過頭伸出手心邀請著他

但「不⋯」不能這樣⋯

「Minho?」又一次,Newt困惑地念出他的名字。

「不,不該這樣⋯」Minho自顧自地說著,抓起Newt的手終於踏上頂樓,卻不讓Newt領路,而是將Newt拖拉到旁邊的戶外躺椅上稍稍施力讓Newt坐了下來,一路上Newt抱持著困惑卻讓Minho決定他們的方向。



Minho握著Newt的手心,蹲跪在Newt前方,上半身直挺挺地面對著Newt。

「我必須面對這件事,我不能讓你放任我的任性、不能讓你帶著不安、不能不告訴你就讓這件事流過,」
Minho很清楚,他必須給Newt一個解釋,就算Newt願意貼心的給自己更多時間準備、就算Newt願意揣著不確定的心等著自己,他也不願讓Newt繼續煎熬,就算必須承認自己那麼難堪的部份,他也想要讓Newt知道。







他說了自己最近的確不在最好的狀態,不是做錯了什麼,而是能做出正確的指令,但卻有種沒有突破的感覺、好像不能再更好了,而他無法忍受這樣的自己,所以拒絕了上次Newt想來球場的要求。

最讓他不甘心的是,自己過不去的這段撞牆期、他沒辦法再更進一步了的恐懼。
他因此有些焦躁,在處理很多事情上都有些焦躁。



而今天,或說昨晚,他開場的進攻太過急躁錯失了先機、而隊友們也感染了這樣的急躁氣氛,與實力相當的宿敵在比分上一直處於拉鋸。


所有的發生都顯示了自己的不完美「我想讓你知道,我沒有那麼完美,我甚至不想承認自己的不完美,尤其在你面前。」




Newt聽著Minho的自白時眼睛清亮地看著他,像在沙漠艱難獨行、每思每刻都想著要放棄的旅人,忽然看到甚至抵達了城市的邊緣。



他始終堅定地回握著Minho的手,他想讓Minho知道,自己感受到了Minho也那麼努力地回應著自己注視的目光-他們兩個都是,那麼努力地想要靠近彼此、和彼此分享一切不安和不完美。






他們那天錯過了Newt在頂樓很愛的景象-俯瞰整個城市在明暗交際時緩緩醒來的樣子-但他們一起享受了早餐和Alby興奮的比手畫腳。






TBC

*擒抱和阻擋(Tackle & Block):皆為美式足球術語。擒抱指防守方讓對方持球員觸地或出界。阻擋指進攻方阻止對方球員完成對己方的擒殺或擒抱。
*彩虹橋(Bifrost):北歐神話裡,連結Asgard(奉奧丁為主神的眾神居所)與Midgard(人類世界)的通道。



各位好,這是小奕
我個人覺得職業運動員是個很了不起的專業(好想要這樣的男朋友),希望在這裡有好好的表達出來
在頂樓的場景,想營造出「一個自尊心很高,卻願意將自己的弱點暴露在你面前,等於他信任你且是一輩子的那種」(就是一個求婚的概念我不想否認)
我的熱情和專注時間通常很短,能撐著拖了一週還愛著並且完成這篇文章,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XD
有人喜歡大概也是我能撐著的原因,就像知道家裡有人等你所以想趕快回家的感覺(雖然我一天到晚想盡辦法離家😅

下次終於是最後一章啦
謝謝喜歡而且願意讓我知道的你們😘😘


评论(12)
热度(30)

© 小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