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奕

太喜歡想太多只好發洩在人物思緒中、太喜歡冷cp只好自己下海產糧、太喜歡半途而廢只能期待這裡不會有這樣的自己。
歡迎來搭訕我XD

[Minewt]五次Minho拒絕了Newt,一次他沒有-4


*一章比一章長
*我好想好想看他們談戀愛
*討評論求搭訕XD






五次Minho拒絕了Newt,一次他沒有
Chapter 4




「Newtie,晚安,好夢」

距離收到Minho的晚安簡訊已經將要滿兩天,而今晚Minho在主場有比賽,Newt原本還計劃著拿到這場門票後就號召Alby和幾個同伴一起去看球,但Minho拒絕了他,就在前天下午店裡的這個位置上。

他也替Minho想了無數理由-拒絕自己請求的理由-他也想著或許自己太躁進了-Minho原本防備心就很重,自己或許太快提什麼要求了。

但他真的不知道Minho為什麼不多跟他說點什麼,一句話、只要一句話不解釋也沒關係,只要一個自己能接續下去相信Minho也對自己抱有同樣感覺的提示。

Newt還記得當時自己心臟不住絞痛的感覺,鼻頭瞬間就閃過一絲酸澀,他不知道原來自己這麼期待Minho和自己同樣希望有多點碰面機會、能再多瞭解彼此一些,他知道自己在努力創造與Minho的交集。



他沒有回覆那封簡訊,這大概是第一次他刻意忽略Minho的簡訊。






Newt今晚替Teresa值了咖啡店的班,他突然不介意有沒有看到這場比賽的直播了,或說,他擔心自己看著賽場上的Minho,心臟會絞痛地讓他不能呼吸。


合租公寓裡Alby-他的公寓合租人-和Gally-Alby的球友-正對著電視屏幕高聲喊叫,一直到Newt站進客廳裡、同樣看著賽後記者會的直播,才聽清楚他們喊著什麼。

Minho所在的球隊輸了,賽後記者會上的記者群一股腦地問著總教練是不是過度依賴Minho Park、炮口一致地攻擊Minho今天躁進的進攻模式*。


「Park今天或許比較急躁,但他大膽的指揮很多時候是贏球的關鍵啊!這群記者太過分了!」Alby替Minho抱不平。

「某些記者的功能就是阻止人群的和睦。」Gally附和冷笑著說。





Newt握著手機仰躺在鬆軟的棉被堆上,他得傳封簡訊給Minho、他想要這麼做。


但不可以是因為他們今天輸了球這毛線大的事,Minho曾對Newt說過,運動員、球員自責或懊惱的絕對不會是比賽的勝敗-不可能每次都只有勝利,把勝敗當成唯一的依歸那太折磨人了-而是自身在比賽中的狀態和是否付出了全力,這才是賽後應該討論或反省的重點。


不能否認Newt被說著這話的Minho吸引住了,他對於比賽價值的想法、身為運動員的堅定克制力、對於自身行為的反省能力、和堅強的心理狀態,全部融合在Minho身上成為他強勁實力的基礎。




所以,不可以是因為輸了球要給他安慰。那麼,問問他的狀態、他的心情呢?


Minho把他列成什麼級別的朋友、能深入到他情緒的哪一段,Minho願意讓他瞭解自己到什麼程度?Minho願意讓他看到自己的不完美嗎?


越是在意,就越是綁手綁腳無法動手,Newt現在就是如此,他不知道到底該怎麼下手寫下簡訊。






手機響起時,Newt已經幾乎要放棄送出簡訊的想法,滿屏的螢幕上突然出現的是Newt前天在咖啡店裡替Minho留下的照片-Minho眯著眼睛對鏡頭笑得燦爛,整個人籠罩在夕陽餘暉下,像個呆傻的大男孩-Newt慌張地按下接聽鍵、忘了剛剛還在想著和Minho的友誼線到了什麼程度

「Hello?」

「⋯」來電的人倒是沒聲沒息的

「Minho?」Newt再次出聲

「⋯你在哪?」Minho的聲音很低,纏著股濃濃的疲憊

「在家裡⋯你呢?到宿舍了?」Newt試圖用問句讓Minho給出更多資訊






「不⋯我沒有⋯」Newt思索著能對Minho說什麼,事實上該說些什麼已經煩惱Newt一整個晚上了


「Maze沒開,我不知道能去哪⋯去哪找到你⋯」Minho給了他靠近自己的機會,這幾乎聽起來像是要Newt去找到他的信號。





其實Newt大概是開心的,Minho似乎想讓他更靠近了、願意讓他看到自己這一面了。

「嘿Minho,你在那嗎?你在店兒那?」Newt邊說邊套上外套抓起鑰匙




「⋯嗯」像溺水的人用盡了所有力氣求救卻再沒力氣給出任何一句話,Minho的聲音低了下去

「我馬上就到,就在那等著,好嗎?」

「⋯嗯」

「Minho,我馬上就到了,好嗎?」Newt的腳步急促、聲音有些紊亂、說出口的話沒什麼多大的意義更多是為了安撫。






Newt喘著氣看到Minho時,他正把頭埋在兩手臂間,蹲坐在店門口,像隻受傷的獵犬,渾身散發著別靠近、離我遠點的氣息,卻等著主人走來替他察看傷勢。

Newt小心翼翼地靠近「嘿,Minho⋯」他伸出右手碰了碰Minho的左手臂。

他看著Minho緩緩把頭移開臂膀、眼神疲憊地對焦在自己身上,然後輕輕挪動手臂握上了Newt放在自己小臂上的手。

Newt感受得到Minho的手指滾燙且有些潮濕,帶繭的掌心摸索於手背時有點酥酥麻麻的,帶著電流竄向Newt的腦門兒。

現在不是調情、不是說笑、不是問你還好嗎之類的時刻,那他能說些什麼?他該做些什麼?





他希望有人曾經教過他該怎麼靠近一隻受傷且防衛心重的獵犬。


Newt修習了一門初階心理學-為了更好的揣摩角色的心理-,他知道Freud、Skinner、Rogers、Piaget、Bronfenbrenner*和他們的理論,但他還是不知道這個時候到底該怎麼辦。




他轉了轉手腕,憑直覺的握住了Minho溫暖的有些發燙的手,然後感覺到Minho原本緊繃的身體稍稍放鬆了些。
或許這直覺是對的。




「你想到我家去嗎?」Newt不知道自己這句話怎麼問出口的,這問句沒有經過腦袋,他一瞬間看到了Minho眼中的疑惑

「我是說⋯我的公寓,事實上是我和Alby合租的公寓,Alby也是足球迷⋯」
Newt覺得自己是笨蛋
「⋯我能泡好喝的茶,不,現在有點晚,但我能泡杯洋甘菊茶給你!」這或許是第一次Newt沒那麼游刃有餘

Minho的表情略略放鬆了些「好⋯」整個人終於少了些疏離感



「那麼走吧?」把人移開這個公開場所-畢竟他們還在街邊的店門口-或許會讓他們倆都自在些
Minho點了點頭,鬆開身體、配合他,讓Newt更近一步的拉住他的手臂給他起身的力量。


在站直後,Minho卻將額頭靠向了Newt的肩膀。

Newt在撲面而來的溫度和肥皂味中停滯了幾秒,然後才伸手碰向Minho的後背,勉強達成一個擁抱-基於Minho只有一條手臂和額頭與Newt的身體連接,這大概不太算擁抱。







回Newt公寓的路程很短,大概十來分鐘,Newt就成功把Minho塞進家裡的客廳沙發了,期間還先用簡訊制止了Alby想一睹球員風采的舉動,才讓Minho進了家門。


Newt在廚房裡搗鼓著將曬乾的薰衣草和洋甘菊*丟進茶壺裡,在聞到水蒸氣將香味帶出茶壺時才緩緩吐了口氣,像終於完成了什麼大事。

將茶壺杯具放在客廳矮桌上後,又轉頭從臥房裡帶來一條毯子,僅留下客廳的一盞地燈,試圖說服Minho先睡個覺休息一下。


在完成所有動作後Newt又輕輕吐了口氣,然後貼著Minho的大腿也坐上了沙發、手掌貼上Minho的膝蓋。





他看著Minho拿起茶杯聞了聞、小口小口地啜著,在Minho將杯子放下時,他終於又開了口
「嘿⋯你想談談嗎?」

然後他看到Minho的眼神瞬間就移開了「不⋯」,shit,自己太急了

「⋯現在不要⋯」Minho停頓了一個呼吸,然後輕輕地說

講真的,這似乎還是個好消息,至少Minho回應自己了,還算跟自己有了對話,Newt有些鬆了口氣。







TBC


*攻擊:指的是美式足球中,以四分衛為組織進攻的中心,進行的奪分推進行為。
*Freud、Skinner、Rogers、Piaget、Bronfenbrenner:為心理學五大理論學派的代表人物。(非常懶惰就不一一介紹了)
*薰衣草和洋甘菊:兩者都被認為有鎮定、安眠的效果。




各位好,這是小奕
不能否認我超級喜歡綽號和縮小詞的XD覺得這樣超級甜蜜>\\\\<
一直很想趕快完結然後去爬文,沒想到後面幾章卻越寫越長QAQ
評論超級歡迎!

评论(5)
热度(22)

© 小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