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奕

太喜歡想太多只好發洩在人物思緒中、太喜歡冷cp只好自己下海產糧、太喜歡半途而廢只能期待這裡不會有這樣的自己。
歡迎來搭訕我XD

[黑月]失去你要能多痛

小排球的 黑尾x月島

*未來同居設定






失去你要能多痛










你清晰地知道自己站在電車月台上等著將到來的電車回租屋處,但你並不記得自己住在哪個站、得在哪一站下車,你只知道自己在等待。



然後你的眼神定格在對面月台、等著反向電車的那個人影上,你很熟悉那個人影、你知道那個人被你抱在懷裡時會將鼻尖往你的頸邊湊、你知道那個人對你說狠話大部分都是在彆扭地關心你、你知道那個人床頭擺著的劍龍玩偶是你在第二個紀念日時踩著點送到他眼前的。



接著,那個人像感知到你的視線、突然抬起了頭迎向對面月台的你的視線。你在與那個人蜜黃色雙眼的視線交匯時,想著:這個人在月台有點昏暗的燈光下,雖然看起來有些蒼白卻依舊有著你不可能不喜歡的一張漂亮臉龐。



你想張嘴和他說說話,告訴他你忘了回家的車站、告訴他你今天覺得有些頭重腳輕、告訴他今天你想吃他做的烤秋刀魚、告訴他那些無關緊要卻組成了你日常的那些小事,但你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你甚至沒能做出一點動作讓他繼續把視線停留在你身上。





滿載乘客的電車突然進站了,擋住了他的身影、將你們隔絕成了兩個世界。





你知道現在沒有抓住他,就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他了;你知道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這一世的擦肩而過*;你知道只要你不行動,他就絕對不會為了你停留;你知道你正使勁催促你的雙腳前進,身體卻一點也沒有動彈。








你在列車離站後、月台上已經沒有他的身影時,才艱難地從喉間發出一點聲音呼喚他的名字「⋯月」











你在發出聲音時猛然睜眼,滿頭大汗地仰望著象牙白的天花板。




已經連續那麼多天夢見失去他的模樣,你還有些搞不清楚現實與夢境,急速跳動著的心跳訴說了你的慌張、你無法抑制地想著夢境可能有成真的時候。





你側身將額頭貼上面向著你的那片背脊、伸手環住在另一側熟睡的他,突然無法控制自己地哭了起來。




失去他要能多痛呢。








***

*席慕蓉《回眸》


各位好,這是小奕
黑月是我寫故事的初始,卻一直沒有實現把他分享出來。意外獲得的假期和等待才讓我不小心把她翻出來XDD

在夢中通常無法控制劇情走向,而能夠用力發出聲音或者動作時卻又馬上醒過來了。每次都想著好想看完夢的結局。

评论
热度(16)

© 小奕 | Powered by LOFTER